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经济法制 > 正文

    人称“广西第一贪”的李乘龙,他这一生被金钱和女人所困扰

    信息发布者:藤县村网通
    2018-04-23 12:58:32    来源:村网通

    贪财贪色,玉林市委书记成了死囚

      一 

       

      寻花问柳没有金钱支撑,于是他拿权力下赌注,以此掠取财富,从此他便“开弓没有回头箭”。一个走向深渊的李乘龙。 

      李乘龙曾私下对他的亲信说,他这一生被金钱和女人所困扰。 

      他并没有因“市委书记”这项桂冠而沾沾自喜,倒是这个职位限制了他的欲望。然而,最终李乘龙还是利用这顶桂冠解决了他的困扰,将金钱和女人“一网打尽”。 

      至于他到底利用职权玩弄了多少年轻貌美的女子,这倒是一个谜。 

      他被宣布正式逮捕的那天,检察机关在他的住所及市委办公室进行搜查,除收缴了巨额的不义之财外,还从他的卧室中搜得一只质地考究、装饰十分精美的小皮箱。 

      当这只皮箱当众开启时,这位堂堂的市委书记竟然脸涨得通红,尴尬得无地自容,频频用手帕擦拭满脸的冷汗。 1524460232987.jpg

      皮箱里是一厚叠市委专用信封,当散发出幽幽的香水味的信封一一被拆开,在场的人都惊愕不已,每只信封里都装有一张女人的照片,背面一一注明该女子的姓名、地址、年龄、寻呼机号码。 

      显然,照片上的佳丽们都有一段与这位玉林父母官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的畸形恋情。 

      照片里那个梳着长辫,显得清纯的姑娘叫阿雯。 

      阿雯是来自大别山贫困地区的外来妹,穷困潦倒而又疾病缠身的父母没有留给她什么,却给了她漂亮的脸蛋和一个发育得十分丰腴的青春躯体。 

      她在玉林市一家小餐馆打工,姑娘拼命地干活,只指望靠微薄的收入支撑全家的生活。 

      李乘龙和她的相识纯属偶然。1993年春节前夕,照例要进行全市卫生大检查,李乘龙带几个人微服私访,偏偏一脚踏进了这个不起眼的餐馆。自然看到的是头上苍蝇飞,地下蟑螂爬,张张餐桌一片狼籍。 

      李乘龙眉头一皱,当即叫来店老板狠狠训斥并要重重罚款。此时从未得知李乘龙为何等人物的阿雯居然遇事不慌,马上恳请一行检查团坐入包厢休息片刻,一边代老板调兵遣将突击行动。只一会儿功夫,阿雯笑容可掬再请书记大人复查卫生时,店里早已窗明几净,地坪光可鉴人,橱房也立马旧貌换新颜,加上阿雯那甜甜的一口一个“请”字,李乘龙满意地点点头。 

      李乘龙没有理会老板那张阿谀奉承的脸,却把眼睛定格在阿雯那张漂亮的脸蛋上,并乘机握住阿雯柔柔的玉手,对她夸奖了一番。 

      一个月后,在市委招待所一间僻静而又豪华的房间里,原先握住阿雯玉手的那双手已开始贪婪地伸向这位乡妹子的纵深“地区”…… 

      就在第三次与这位书记大人在席梦思床上颠鸾倒凤后,阿雯忧心忡忡地掏出一封乡下来信,试探着问李乘龙能否借给她5万元,帮助她家中尽快重建破旧的老屋和还清长年累月拖欠的各种债务,她渴望仰仗身边的男人能让她的穷家迅速“脱贫”。 

      李乘龙一时怔住了,他就任市委书记不久,除了工资,哪有5万元来讨好怀中的小美人?颇有心计的阿雯却给他开了窍,她说“你不是市委书记?” 

      就这一句,使他顿然醒悟,他终于明白有官位就该有权,有权就该有金钱,有金钱就该有一切,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原来就是他办公桌里那颗圆圆的橡皮图章。 

       1524460240062.jpg

      二 

       

      有了书记的招牌,于是他遍地开花,金钱滚滚而来,对下属他可以说“不”,对金钱他却顶礼膜拜。一个贪得无厌的李乘龙。 

      平心而论,李乘龙也曾历尽生活的艰难困苦。穷怕了的人时刻都盼过上富足的生活,小时候赤一双脚牵一条牛外出放牧,缺衣少吃的日子一想起来他就浑身战栗。况且,即使不去应酬左拥右抱的那些娘儿们,也该为女儿日后进一所名牌中学的赞助费思量思量,也该为1981年起就患糖尿病的糟糠之妻的治疗费策划策划。 

      说起他那糟糠之妻,李乘龙总是万分地感慨加上一脸的无奈。他感慨妻子对他的痴情。 

      当年,他的妻子年轻貌美,玉林市里也算得上能排上佳丽排行榜的人,加上她父亲又是一名南下干部,论家境、论人品、论地位,怎么也轮不到他这出身卑微的泥腿子和她共结连理。然而世上的事就是怪,情人眼里既出西施,也会出范蠡,她偏偏跟了他,一跟就是17年。 

      可惜的是,如今妻子人未老,色先衰,整日里病病恹恹,看上去老了10岁,而他则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,红光满面,显得年轻10岁。 

      渐渐地,老了10岁的她和年轻了10岁的他谈话不协调,心态不协调,情趣不协调,最终导致了性的需求也不协调。 

      但李乘龙喜新不厌旧,他不愿抛弃妻子,这于情理不容,于名声也不好听。 

      但他又太想采野花,他要享乐,他要别的女人来满足自己的私欲。他要的东西实在太多了…… 

      这一切都需要钱来铺垫。 

      大权在握的李乘龙搞点钱自然不会遇上很大的麻烦。 

      原玉林市供电公司副经理梁伟强与他称兄道弟沆瀣一气,由于名片上的“副”字太刺眼太令人伤心,就在一次酒足饭饱面红耳赤之际,单刀直入向李乘龙讨个“局座”当当,并甘愿奉上4.5万元。 

      果然,钱到官到,没多久一纸委任状使梁荣登副局长兼供电公司经理的宝座。自然,这4.5万元李乘龙就“不好意思”地笑纳了。 

      皇龙水泥集团公司董事长盘某某想弃商而步入官场,弄个要职风光风光,李乘龙一不问此辈能力如何,二不问品德怎样,大笔一挥,就使这位董事长摇身一变成了市企业委副主任、市长助理、市政协副主席。自然,这轻轻松松的一“投桃”,就使盘某某感恩戴德地“报李”给他70万元。 

      除了公开地卖官赚钱,李乘龙还有私下侵吞回扣这厉害的一刀。有个大老板想搞个规模堪称玉林市第一的大型企业,但万事皆备独缺周转资金,得知李乘龙握有批示贷款的“生杀大权”,就写了一则报告,要求贷款400万元。双方经过几轮激烈的讨价还价,李同意批款,但须扣除20万元“好处费”。对方明知李宰人太狠,也只得忍痛签字。于是,这笔贷款的二十分之一又悄然流入李乘龙的腰包。 

      根据他的“明码标价”,不论贷款数目多少,都“雁过拔毛”,一般总收取10%的好处费划归他自己的小金库。若有人违反他这一游戏规则,那无异是自讨苦吃。 

      有一次,某建材贸易公司经理得知李乘龙手里有一项总投资1500万元的大工程,马上欲承包并许诺付回扣100万元,李不肯,加价到回扣200万。当工程完成后看到该经理尚未有任何表示,就连连打电话催问。之后,这位经理想耍花招,只送10万元企图搪塞过去,精明的李乘龙就隔三岔五地用电话召见这位赖帐者,借口自己要买房子、买家具、送女儿出国读书,向对方屡屡“紧急”借款。结果零打碎敲,他连人民币带外币捞进了210万元的回扣。 

       

      三 

       

      许多偶尔的机会都成了李乘龙猎取美色的良机,他恣意享乐,然而他居然保留着一些良好的本色,烟酒不沾,拒绝宴请。这是他伪装的外表,还是在他身上曾有过的穷人本色?一个难以捉摸的李乘龙。 

      有权、有钱使李乘龙“猎”取女子也得心应手,他开始有滋有味地品尝各种女人。 

      比起阿雯的清纯,照片中菲菲姑娘就显得风韵多了。在一次市文化局举办的艺术节上,李乘龙认识了她。 

      那天由于组织者的匆忙,使第一天的开幕式混乱不堪。李乘龙刚在门口的签到簿上签了名,一群记者就蜂拥而上,有的拍照、有的录相、有的伸过话筒要求现场采访,忙乱中他几乎跌倒。 

      一双女人的手稳稳地扶住了他。这女人叫菲菲。 

      24岁的菲菲下岗已有半年了,成天出入舞厅酒吧,与一帮哥们姐们厮混。这天她是受人委托临时来充当一名礼仪小姐的。当她从签名簿上得知自己一把扶住的就是市委李书记时,顿时感到时来运转。她要结识他,请他为她安排一份好工作。而李乘龙早被她含情脉脉的秋波扫射得浑身燥热,开幕式结束,李乘龙在众目睽睽中由菲菲热情地陪伴着走向自己的汽车。 

      自从看到菲菲,李乘龙明白自己已离不开她了。 

      半个月后,李乘龙一个电话约她到一个指定的宾馆。他对她说,愿意给她重新上岗,每月工资2000元,工作要求只是定期为他按摩。 

      菲菲自然心领神会,这样的工作对她来说并不陌生,且早已能胜任,她当场就为他进行了全方位服务。 

      但菲菲也不是盏省油的灯,她要李乘龙除了每月给她2000元“工资”外,另加每月1万元的“青春损失费”。对此,李乘龙当然如数照办。 

      事实上,他不仅被菲菲的美色迷惑得神魂颠倒,更欣赏她那种“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”的即兴表演。 

      只两年功夫,李乘龙就在菲菲身上耗去了30多万。还不包括替她买戒指、项链、服装及情人节和她生日的各种费用。 

      在常人眼里,李乘龙是一个正派的人,廉洁的干部,他也确实在众多的市委干部和基层群众中留下过好印象。单是不吸烟、不喝酒这一点,就博得了专以美酒名烟攻关的人由衷的感叹。此外,在参观开会、剪彩、考察之类的活动中,他也决不会大吃大喝。 

      他曾到一家效益不错的企业检查工作,中午该企业经理安排二桌丰盛的午宴招待李乘龙一行。李乘龙却不屑一顾,开车就走,惹得随行人员及司机啧有怨言。他却叫汽车停靠在路边,买了十来个快餐盒饭端给众人。 

      有人到他府上拜访,进了灶间,无意中打开碗橱也都是些平平常常的菜肴,他的妻子说,跟了他十多年了,逢年过节,也就是弄些家常菜,他一直生活得很俭朴。 

      贪财,但又如此惜财;自己过得紧巴巴,却甘愿在女人身上一掷千金。愿意嗅闻各种花一般女人的芬芳,却不与结发妻子分手,这就是与众不同的李乘龙。 

       

      四 

       

      他吹嘘:“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,我有玉林十三钗”,他玩弄女人,女人也在玩弄他,然而女人同女人不一样。“十三钗”中毕竟还有“一钗”对他动了真情,这使他空虚的灵魂有了些许充实。一个沉湎于色的李乘龙。 

      多少女人成了李乘龙掌中的玩物,他茫然。 

      他不想记住这些,他只追求女人肉体的享受,况且对那些“一夜风流”后又算计过他的女人,还是忘了的好。 

      那个娇小的阿萍,在缠绵悱恻中骗得他10万元“借款”后,竟“黄鹤一去不复返”; 

      那个“辣”味十足的川妹子,住进他花费15万元精心装修的别墅里当了金丝鸟后,居然又红杏出墙。 

      这一切都令他愤慨不已。 

      然而,他还是保存了十几张女人的照片。他常在贴心的随从前吹嘘:“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,我有玉林十三钗。” 

      这“十三钗”中,只有“一钗”对他动了真情。 

      1995年5月,市委信访办总有一个35岁左右的女人哭哭啼啼要求有关领导替她伸冤。 

      这女人丈夫病逝,一个人带着女儿艰难度日,在自己的住处破墙开店,谁知又当作违章建筑被执法人员推倒,她的弟弟躲避不及被压成重伤。李乘龙一面看申诉材料,一面瞟了她一眼,发现这位名叫娟的女人即使泪眼滢滢也容貌动人,于是他顿生恻隐之心。再一询问,娟死去的丈夫竟是10年前和他一个办公室的一名干事。 

      一切都迎刃而解。娟被破例允许继续开店。她弟弟迅速获得10多万的经济赔偿。 

      春节以后,书记大人“访贫问苦”,忽然踏进娟的住所。寡居多年的娟喜从天降,立即使出浑身解数伺候恩人又吃又喝。酒醉饭饱之后,他居然大大咧咧地躺倒在娟的床上呼呼大睡。从此以后他成了娟家里的男主人。 

      “我是自愿的。”娟后来说,李书记的大恩大德使她感激不尽,她唯有奉献自己才能报答他的恩。当然,李乘龙也是十分欣赏成熟女性特有的韵味。 

      偶尔,他也良心发现。自问这朋友妻到底可欺抑或不可欺?躺在昔日共事的熟人床上算不算厚颜无耻?他也常回忆往事。 

      1987年的7月他与几位青年干部去北京中南海汇报玉林市改革开放新举措时,正是这位同事紧紧握住他的手,祝他一路顺风。7月8日,他气宇轩昂慷慨陈词态度鲜明又论证有力,一番侃侃而谈就赢得一次宝贵的机遇。当时有关中央领导激动得当场表态:“你们的汇报很好,使我深受感动。玉林市还是够条件作为国务院定点的农村改革试验区的。我看,补上一个玉林市……” 

      昨天的一幕确实很风光。可风光的荣誉又算什么?如今李乘龙已讲究实惠,生活中的财、色享受才最值得他追求。 

      对娟,他十分满意。这女人守寡10多年中对男人从未有过非分之想。如今甘作他的“第二夫人”又无悔无怨。帮她一点忙,就“滴水之恩涌泉相报”。 

      她会隔三岔五买西洋参、大补膏给李乘龙滋补身体;她有时会去李家探望躺在病榻上的“第一夫人”,像亲姐妹一样握住她的手说着悄悄话。 

      而他也时常给她个1万、2万以感谢她的慰劳。 

      李乘龙东窗事发后,她悔恨交加,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她所引起的。因而她多次要求到监狱探望他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 

      当法庭上他被判死刑时,旁观者有的义愤填膺,有的沉默叹息,有的额手称庆,唯独娟泪流满面。 

      “流水落花春去也”,罪孽深重的李乘龙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。 

      在庄严的法庭上,一开始他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的丑行辩护,后来却词穷理屈地垂下了头,流下悔恨的泪水。忽然,他默默地转身180度,面对观众席连鞠三躬,嗵的一声跪倒,痛彻心肺地忏悔道:“我是玉林人民的儿子,又是党和人民把我从一个放牛娃培养成市委书记,我却变成了贪钱贪色的头号腐败分子,我对不起玉林人民,对不起妻子女儿……” 

      然而,对这个一生精明的男人来说,这样的忏悔,是否太迟了些?


    卖农产品开网店请点击:中国农村电商网五一开铺大促锁,感恩大回馈!永久免年费!

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省市之家COIM.CN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省市之家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省市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